信息网_www.520link.cc

河南信息网 > 郑州 > 正文

【破土】(下)

网络整理 2021-12-17 01:11

胡春杨刚回来的几天有点忙,要去学校办转学分的手续,要陪父母,还要见见朋友和同学,于是星期六的上午没有安排任何家属活动,管栎本来打算睡到中午,没想到做梦做到一半突然被一阵剧烈的推攮加拍打硬生生拽回现实。

“干什么……”管栎气若游丝地哼了一声。

“别睡了快起来,”嘉弈的声音充满青春活力,“我跟你说昨晚出大事了!”

怎么听都没有半点悲惨的意味,那肯定就不是什么麻烦,管栎闭着眼睛把脸又往枕头下面埋了埋,结果下一秒起伏的床垫直接把他鼻尖蹭得差点掉皮。

“别你……别蹦,”管栎挣扎着说,声音都跟着一起摇晃,“你以为,为,你还是,十二,吗??”

“好像是有点危险,”嘉弈感觉不对也停下来,凑到床尾扒出床垫看了看,“管栎你换个床垫吧,以前你的床是最好蹦的。”

“……你那会才一米六。”管栎翻了个身平躺着,心累又困地打了个哈欠,半眯着睁开一只眼睛,“昨晚上怎么了?”

嘉弈靠过来倚在旁边,一脸兴奋:“昨天杨杨是说跟同学出去玩吗?是吧?我记得他这么说的,然后昨天晚上我去李汶翰家打游戏,我想想是几点……哎我忘了感觉都十一点了,我有点饿了,我们俩就去门口买烧烤,刚好碰到杨杨回来。”

“然后呢?”管栎问。

“他跟一个男孩一起走回来的,”嘉弈摸着下巴想了想,“我真没印象,不知道是不是我们学校的,而且都快走到大院门口了。”

嘉弈的表情有些意味深长,管栎终于清醒过来,眨眨眼睛:“汶翰怎么说?春杨看见你们了吗?”

“看见了呀我们就站在门口,当时那个场面……”嘉弈拍了两下床,“精彩!”

管栎实在是被他营造的八卦气氛逗笑了,索性坐起身:“那你说啊!”

“表面很正常的!”嘉弈一副恨不得用意念重现画面的样子,“杨杨看见我们俩的时候就隔着这——这么近了,”他比了个距离,“我说现在才回来啊吃烧烤吗,他说不用了他不饿,我又问这你朋友啊,来家里玩?他说不是,我也不知道不是朋友还是不是来家里玩,然后那男孩自己说他这就回家了,你知道李汶翰问了一句什么?他问人家是不是住附近!哇哦……你昨天怎么就不在现场呢!”

嘉羿倒不是那种添油加醋的人,所以应该就是这么个场面,管栎竖起枕头靠在背后,揉了揉眼睛:“汶翰应该不是那种想法。”

“我也没觉得是,”嘉羿说,“但你知道问题在哪吗,本来我看见他们俩也没想什么,但是杨杨看见我们的反应很奇怪,照理说他看见李汶翰应该很高兴是吧,但他当时的感觉,不知道怎么说,好像不希望我们在那,他要不是那么反常,李汶翰压根都不会管旁边那个人是谁。”

“你当时要是在肯定明白我的意思,”嘉羿下结论,“以咱们几个的关系,谁都瞒不了谁,他就是不对劲,他都没等我们俩烧烤打包好就自己回家了。”

那确实有问题,管栎说:“你没问李汶翰怎么想的?”

我才不问呢,嘉羿索性躺下来:“我觉得他们俩这几年真是莫名其妙,两个人都脑子有问题,我怕被传染。”

管栎笑了,揉了把他像鸟窝一样的浅黄头发:“你吃饭了吗,我去看看冰箱里还有没有汤包。”

好好,嘉羿兴高采烈地说:“你妈妈包的汤包最好吃了。”

吃完饭,在嘉羿的撺掇下,“虽然我不问但我想知道”,管栎还是微信找了李汶翰,李汶翰正要去家具城挑灯,说卧室的灯坏了,管栎说好我陪你去吧,嘉羿下午要去学车,于是管栎跟李汶翰约在院门口见。

两个人在偌大的家具城闲逛,管栎翻着日历看了看:“春杨几号回去来着?”

“下下周二。”李汶翰答得很顺。

管栎试探地问:“那你打算跟他聊聊?还是就算了。”

李汶翰斜了他一眼:“干嘛突然问这个。”

管栎也懒得跟他兜圈子:“昨天晚上……”

哦,李汶翰又看了他一眼:“嘉羿跟你说了?我就知道他憋不过一天。”

真是谁都瞒不了谁,管栎笑着问:“所以怎么回事,那男孩是谁啊?”

李汶翰竟然似是不屑地哼了一声,哎哟,管栎很惊讶,难道嘉羿还说轻了?那么精彩吗自己也太亏了!

“不知道,”李汶翰不冷不热地说,“可能是跟他一起交换的同学,杨杨看起来跟他挺熟的。”他停顿了一下,“我昨天问他是不是住附近,他没答上来。”

嗯,但也不至于……管栎心想,李汶翰这么多年的人设不至于为这么一个小男生就崩了吧,就算他是特地绕路陪胡春杨回家,说实话,就胡春杨从小长那样,只是被他们撞见过试图亲近胡春杨的男生女生都数不清了,但胡春杨一半是害羞,一半是真的性格比较独,那个自我空间和外界的距离一直都保持得很好。而且李汶翰比人家大好几岁,看他们不是跟看小猫小狗似的,有什么好计较。

“不过跟他没什么关系,”李汶翰偏了下头,有点无奈地看看管栎,“春杨染头发的事,都没跟我说。”

那就还是胡春杨本身的问题,管栎明白过来,就像嘉羿说的,是胡春杨自己不对劲。

“所以你打算跟他聊聊?还是算了?”管栎又重复了一遍,“我就是想提醒你,春杨吃软不吃硬的,你态度注意点。”

“……我还是先挑个灯吧。”李汶翰叹了口气,模棱两可地说。

Tags:寒木春华(1)

转载请标注:信息网——【破土】(下)

搜索
网站分类
标签列表